2019
做了太多荒唐事情
chuchu
嗯,禁戀之情
情不自禁,不該如此
lome的往事經歷還未完全退散,chuchu,嗯,喜歡與愛的界限,太過模糊,
欲望與愛戀難以分辨
過完2019,2020突然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和方向
考完經濟師
忙忙碌碌的2019,沒有得到足夠的我想要的,主要是 ,關于此的期望沒有止境,但是又太低于期望。
chuchu,嗯,
自己的情緒,自控,自省,自律
壓抑自己的情感
健身是自己的benefit,最初的起點難以完全說清,chuchu?是與不是,心中清楚。
年歲已大,須知何為何不可為。
情感的歸情感,行為的歸行為。
突然很期待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!
飆車,自行車競速,過山車,蹦極
一切能夠給予速度的快感
很需要這種感覺
發泄發泄發泄
這是怎么了。
為什么現在有這樣的想法和感覺?現在又不是18,居然有類似當時對liz的那種感覺?發了信息期待回音,卻又恐懼不敢打開看,不敢看是否回信了。理智告訴我這是玩火,邊緣游走,危險。為何感性上卻難以控制?
是不是真的只要腎上腺素飆升的快感,才能壓制住這不理智的沖動?
還是那個問題,為什么會突然找不到寄托?缺乏一個簡易的入口來安放心靈。從來都是這樣。有沒有一個角落,可以不去考慮責任和義務,純粹的心靈釋放?
是不是只有競速能帶來短暫的遺忘?腎上腺素壓制一番中樞神經情感。
上一次有這樣的情愫,似乎真的是18年前。奇怪了。
不行,得設法從這種情緒里出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前面這些就是前幾天寫在微信里的東西。1月8日的晚上,做了和2017年8月間和lome一樣的事情。最令自己害怕的事情。
然后這幾天的情緒只剩下一種,就是失落。我為什么會各種期待楚楚回復我的微信?其實我也是多情自擾了吧,畢竟我不是她的什么人,她也確實沒有義務和我聊天吧。即使發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,其實也說明不了任何事情大概。
如果真是這樣,失落的情緒也就自己留存,我不介意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和學習中去,覆蓋自己的大腦,讓自己遺忘這一件事情。畢竟繼續深入很可能走向一個深淵,自己曾經最為懼怕的那個深淵。楚楚的冷處理其實從理智上來說是最明智的,繼續進行的前景早在29年前有人為我預演過了,我若理智尚存,應該知道怎樣想和做。但是真的好怕,怕一切的事情。從工作到生活。
“純境、藍鉆會幫你度過未來的3年增長“,好的,那么之后呢?工作的前景到底是什么?我生活的前景到底是什么?
對未來不能不想,但是真的不敢想,只想把頭埋在現在,去做好眼前的事情。很怕,就是恐懼,缺乏安全感,缺乏愛,我恨不得周圍所有自己愛著的、喜歡的、甚至有好感的人,都喜歡我愛我,這樣才有安全感。
從一開始就是如此,無論是現在,還是2008年的lome、2004年的amy,乃至更早的2000年的yf、2003年的liz,唯一的感覺就是缺乏安全感。

這些情緒,無法壓抑在自己心里,必須寫出來,想讓人看見,卻又怕被人看見。這個角落似乎真的是個很好的選擇。
太難受了,好想去飆車、拳擊、蹦極,真的只有腎上腺素的飆升才能緩解了。我很怕自己會因為這件事情崩潰。處理不好自己的情緒。
預感庚子年很不太平,只求自己可以平安過完這一年就好了,業績、金錢啥的都是次要的,平安是福。





posted on 2020-01-12 03:51 逐水而居 閱讀(17) 評論(0)  編輯  收藏

只有注冊用戶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。


網站導航:
 
 
{ganrao}